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大部制改革促行业报思变发展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 作者:李雪昆 发布时间:2008-07-15 12:50
分享到:

  行业报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新闻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传媒群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今年3月,随着大部制改革,新部委走上历史前台,第6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也随之进入实际操作阶段。而大部制改革后的几个月来,原部委主管的各行业报刊的现状以及今后的发展规划已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市场细分带来发展机遇

  “部委改革推进了行业报的转变,一张行业报要想有好的发展,必须具备完全符合市场的理念。”《经济日报》研究部副主任曹鹏告诉记者,行业报要想寻求更好的发展,首先要在观念上告别原有模式。部委改革后一些行业报被从部委剥离出来,如果继续按照旧有思想办报,将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中国汽车报社社长李庆文认为,如果没有此前的部委改革以及管办分离的推进,就没有行业报现在的局面。那是所有行业报改版、改革最频繁的几年,也是发展最有成效的时期。原来的“等、靠、要”等思想在改革中被弱化,行业报面对危机积极调整定位,加快改革步伐。

  曹鹏也谈到,部委改革后的原行业报要将原来立足机关,面向行业转变为立足行业、面向市场。任何进入市场的商品,都必须尊重消费者至上的原则,因此,行业报的价值观也应有所调整。但同时,他补充到,行业报最主要的资源仍然是原主管部委,因此,并不是走向市场就告别了原主管机关。此前的信息资源背景与人脉关系,对于行业报而言将是一笔重要财富。

  “从媒介市场角度出发,中国的行业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对此,曹鹏表示,尽管现实中一些行业报并不景气,但并不等于市场没有生存空间。对于行业报市场而言,关键在于经营方法是否正确。正像是经济领域里,很多国有企业都在亏损,但并不意味着这些企业所在的市场领域没有机会。

  中国报协行业报委员会会长吕华麟也表示,目前,一些行业报存在的问题是读者定位过于笼统、宽泛,这将不利于行业报走向市场。一张报纸不可能“包打天下”,过多考虑广度,很容易忽视深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报纸的定位宜窄不宜宽。近年来,一些行业报发展迅速,这主要就是得益于报道领域越来越细分、越来越专业化,而未来,随着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分,行业报的前景一定会更好。

部委合并未对其主管行业报产生动荡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新部委成立时间较短,一些部委内部调整仍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之中,所以,原部委主管的行业报现阶段具体改革方案还未能全面涉及,影响也并不明显。

  中国人事出版报刊社副社长贺汲泉在谈到部委改革后原人事部主管的《中国人事报》的变化时说到,目前部委改革对《中国人事报》而言还未产生过多影响,因为对于新部委而言,目前主要工作是解决部委内部的“三定”方案,涉及相关原部委主管报纸的改革方案会在下半年逐步展开。届时,对于《中国人事报》而言肯定会产生一定影响,但目前并不明确和清晰。所以,该报目前依然按照既定的报纸定位开展工作。记者从原信息产业部主管的《中国电子报》了解到的情况也大体相似,得到的答复是由于新部委内部仍有相关事宜正在协调之中,还未涉及下属相关行业报刊改革。

  但交通运输部在此方面已经先行一步,有了初步方案,记者从《中国交通报》总编室了解到,虽然交通运输部现阶段改革还未完全到位,民航系统、邮政系统以及城市交通系统还未形成最终完整的运行机制,但目前交通运输部负责宣传的领导已经就其原部委主管的报刊进行了大体分工。《中国交通报》被定位为交通运输行业的行业报,是内容覆盖交通运输部各领域的唯一一张行业报。

  交谈中记者得知,原国家民航总局主管的《中国民航报》以及原国家邮政总局主管的《中国邮政报》在交通运输部成立后,内容定位仍与此前相同,《中国邮政报》负责邮政系统,由国家邮政局主管,《中国民航报》负责民航系统,由国家民用航空局主管,报道领域并未发生明显变化。而目前《中国交通报》的主管单位已由之前的交通部改为交通运输部,这也是与新闻出版总署和交通运输部沟通协调后的结果。

  但由于交通运输部的工作范围覆盖至民航、邮政以及城市交通等领域,所以,对于《中国交通报》而言,内容将延伸至民航、邮政等系统。在谈到现阶段报社的工作重点时,《中国交通报》总编室负责人表示,怎样更快地覆盖至交通运输部所管辖的各个领域是报社目前思考的问题,毕竟有些领域此前不是同一系统,如何建立新领域的作者队伍、建立更好的信息沟通渠道和机制已成为报社目前的工作重点。在报纸版面上,目前的《中国交通报》新闻版的报道内容已经覆盖至民航以及邮政领域,对于是否继续推出相应的专刊还有待进一步研究确定。

  在了解原中国民航总局主办的《中国民用航空》现状时,记者得到的答复与从《中国交通报》了解的情况基本一致,其刊物内容定位依然将围绕民航系统展开,所以,部委改革对其刊物影响以及其下一步发展规划并未造成过多影响。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对于大部制改革多部委合并下其原主管的行业报的进一步规划与发展,各报刊社抱有十分积极的态度,认为这是一次促进行业报进一步融入市场、寻求发展的难得机会。

危机也是发展契机

  行业报过分专业化,有可能因内容的单调而失去读者,但一味与综合类报纸在社会新闻、时政新闻上展开竞争,也没有任何优势。因此,行业报在拓展报道内容时,应站稳行业立足点,保持鲜明的行业特色,寻找行业与社会生活的结合点,挖掘深度报道,以获得其他媒体不易取代的核心竞争力。

  “部委改革对于行业报而言更多的是契机。毕竟,在其促进下各行业报已经在不断思索如何更好地融入市场了。”贺汲泉对记者说道。

  《中国石油报》就是业界可资借鉴的例子之一。《中国石油报》总编辑王毅锴告诉记者,创刊于1987年的《中国石油报》作为原石油工业部主管的报纸在部委改革后转型为行业报,面对前所未有的新挑战,《中国石油报》在转变办报思路、提高办报质量、壮大报业实力、加快自身发展等方面做了积极探索。目前已发展为以《中国石油报》为主体的四报四刊一网的报业体系,并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

  “有时危机就是发展的契机。”王毅锴介绍说,1998年石油石化重组,中国石油改为集团公司,《中国石油报》受到很大冲击,在这种形势下,原来的“等、靠、要”等思想在改革中渐渐远离。

  交流中,王毅锴表示,行业报中较早面临困境的也恰恰是后来发展较为迅速的。此前,《中国电子报》就因部委合并被迫走向市场,但激烈的竞争以及既有的市场意识已不允许其再走回头路。《中国电子报》便提出了以退为进、面向行业、面向市场的办报思路。而那时,大部分行业报还从未考虑过转型问题。

  在谈到改革过程中的体会时,王毅锴认为,行业报要正确把握改革所带来的挑战和机遇,及早实施办报思路的战略调整。报纸的宣传重心要从部委走向市场;舆论引导方式,要从以往较多的自上而下的单声筒转移到双向沟通的双声道;版面分工结构上,要从单一正刊的结构调整为正刊、专刊并重,并积极探索、创办适应市场需要的系列子报、子刊,更好地发挥报纸舆论宣传、信息服务、知识传播等多功能作用。

  几年来,按照新的定位和办报思路,《中国石油报》彻底告别了过去条块管理下的部委办报模式,加快了向覆盖整个产业链的行业报的转变,并在转变过程中不断收到较好的社会反响。

  最后,王毅锴告诉记者,过去,行业报主要是围着主管部委转,强调媒体的指导性、宣传性,而面向市场办报,就必须强调服务功能,追求实用性,市场化运营,也就是说,报纸报道什么内容,至少不完全是办报人说了算,而是读者、市场需要什么,报纸就报道什么。

创新就意味着领先

  《中国汽车报》的发展业界有目共睹,2006年被新闻出版总署评为“最具竞争力行业报”,历经20余年的跋涉与探索,《中国汽车报》完成了一次次华美的蜕变,从一家不起眼的行业报成为了影响全行业乃至全社会的权威行业媒体。

  为此,李庆文认为行业报最关键的就是要体现出独特性,而独特性则在于专业的视野、专业的评价方法和手段,行业报必须着眼全局,全面报道这一行业、产业的新闻,同时作为行业内领先理念、领先思想的传播者,要把最新鲜、最有价值的信息挑选出来进行传播。

  “做报纸就像是做企业,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竞争。创新就意味着领先,只有别人没有行动我们已经行动;别人没有开发的资源我们已经开发,别人没有想到的我们已经想到,这个时候媒体的竞争优势才能体现出来。因此,行业报必须进行机制改革和体制创新。”李庆文补充道。

  中国冶金报社社长姜起华告诉记者,《中国冶金报》的转型凸显在“两个转变”,即从计划经济条件下办报模式向市场经济办报模式转变;从行业报向行业商报转变,坚决树立为目标读者服务的理念。

  在办报过程中,《中国冶金报》不断研究行业和相关市场的变化、走势,抽调较强力量,组成专门机构连续不断地进行读者调查。据此,该报每年都在进行改版、调整,报道领域也由过去报道钢铁生产行业,扩展到相关行业、非钢产业、营销物流等8大板块,并提倡在采集整合新闻报道和发布信息时,努力做到对企业、行业和相关行业经营发展决策和重大举措有指导性意义,引领目标读者尤其是决策层读者及时、准确、详细地了解区域市场、行业市场和全国相关市场及国际市场的变化趋势,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判断。虽然一些企业订阅量有所降低,但发行领域内企业数量大幅度提升。为了进一步满足钢铁企业渴望了解上下游行业和供应商市场行情的需求,该报通过广告宣传推介,更有效地把产品技术介绍给目标消费者,以扩大市场占有率。在多数行业报发行量下降的情况下,该报发行量稳中有升,而增量中以上下游和相关行业的有效目标读者为主体,读者结构更趋合理。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